首页书画正文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12 11:33:40

  米芾是北宋著名书法家,曾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米芾诗牍册》是他的八件行草小品合集,展现了这位罕见书法“怪才”多变的书写风格,隔着白纸黑字都能闻到千年前那股不饮自醉的颠痴味。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我就喜欢 你看不惯又写不过我 的样子

  “米颠”的诨号出现在米芾身上绝非空穴来风,异样的穿戴、捉摸不透的言行、似有似无的洁癖、不明所以的拜石行为等等,特立独行的风格曾让他屡屡登上宋代花边新闻的热搜榜。

  据说凡是性格中有“颠”“痴”特质的艺术家,其艺术作品的抒情性也往往比较强,艺术风格更是如同俗世中的一股清流,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评价“宋四家”书法时给了“米胜在姿”的赞赏,一针见血地点出米芾书法形态多变的特点。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米芾诗牍册》将他的八件行草小品聚集在一起,恰恰突出了这一特征,他的字就像他的人一样包涵着迥然不同的面貌,率真潇洒起来在皇帝面前也敢讨价还价,深藏不露起来谁也套不出他的八卦,常常刻意隐瞒自己的学书历程,对自己的不足当言不讳。

  这八件小品的书写风格跨度也非常大,多变的性情在笔下随兴挥洒,偶尔能感觉到极高的天分与深厚的功底背后那种“我有才我任性”的傲骄,即便是对他有点看不惯的人,面对如此真性情的字迹也不能非议什么。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乖巧的题画诗

  《米芾诗牍册》的作品主要分为题画诗和信札两类,它们分别呈现了两种相反的书风。题画诗一般是作者直接题写在画幅上的诗作,带有应制或点题创作的性质,通俗来说,他的字在画中只是个小配角,要化身绿叶衬托红花,不能喧宾夺主。

  米芾再痴颠也不至于不懂这个道理,因此五幅题画诗书帖都比较乖巧,自然带有一种对画作的敬意,笔触相对收敛、凝重,尤其是《淡墨秋山诗帖》《砂步诗帖》和《扁舟诗帖》,气息沉厚,凝练饱满,但内敛的字迹里还是忍不住跳脱出一丝丝活泼的味道。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整体的沉闷被时不时穿插其中的轻松线条微微刺破,《秋暑憩多景楼诗帖》字势比较统一,清一色的左低右高,《穰侯出关诗帖》却刻意让上下字之间的体势出现东摇西晃的感觉,宛若蟠桃会后归来的仙人表演着瑶台醉步,分明步履蹒跚却又从容不迫。

放飞自我的信札

  另外三封信札中有两封都是写给好友蔡天启的,分别是《盛制帖》和《寒光帖》。蔡天启也是北宋著名的艺术家,不过比起写字更擅长画画,山水、人物、木石都不在话下,早年曾与米芾等一同参加了著名的“西园雅集”,二人可能比较熟识,所以信札中的书风明显有些放飞自我。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明代书画家董其昌在题跋中给了“笔墨字形之妙,尽见于此”的高度评价,相比于米芾的其他信札,《盛制帖》和《寒光帖》更充分地体现了“米胜在姿”的优势,用笔迅疾,清劲洒脱,字形如龙飞蛇舞般摇曳生姿、变化多端,甚至让人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

  没有了题画诗实用性要求的限制,米芾在信札中表现出极强的抒情性,采用了王献之“运笔如火箸画灰,连属无端末”的“一笔书”,让字与字连接成连绵不断的远山,让情绪随着笔触的起伏一发不可收拾。

「名人手迹」《米芾诗牍册》 仿佛看见了八个米芾

  “天启亲”是信札中最吸睛的部分,下笔果断,用墨因有意加重受书人的姓名而格外厚实,尽头处又戛然而止,如同一场热闹非凡的打击乐在收尾时留下了一个铿锵有力又意味深长的重音。

  整篇信札的情绪都仿佛被带动了起来,最后搁笔之人究竟在写信时想了些什么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但一笔一画已然将它们深深铭刻进了侵入白纸的墨迹里。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米芾 / 信札 / 题画诗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