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正文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25 11:30:28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梅兰竹菊被人称为“花中四君子”、“四君子”。品质分别是:傲、幽、坚、淡。梅、兰、竹、菊既是中国人感物喻志的象征,也是中国画中最常见的题材。画家用“四君子”来标榜君子的清高品德,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兰,空谷幽香,孤芳自赏;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

空谷生幽兰,兰最令人倾倒之处是“幽”,因其生长在深山野谷,才能洗净那种绮丽香泽的姿态,以清婉素淡的香气长葆本性之美。

这种不以无人而不芳的“幽”,不只是属于林泉隐士的气质,更是一种文化通性,一种“人不知而不愠”的君子风格,一种不求仕途通达、不沽名钓誉、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荡胸襟,象征着疏远污浊政治、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质。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陈佩秋画兰,之所以能独具一格,关键在于她既能写兰之真,又能传兰之神,摹形状物,依靠的是画家的技巧与功力,传神会意,则体现出艺术家的灵性与感悟。

石涛写兰,风格之多在历史上是空前的,成为二赵(南宋赵孟坚、元代赵孟頫)之后成就最高的杰出大家。石涛曾说: “运腕虚灵则形能折变”。石涛运腕的工夫可说是炉火纯青的了。石涛固然是一位具有“天马行空”之才的人,然其画兰的成就并非易得。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石涛《兰花图》中兰叶瘦劲,浓墨托出,交迭穿插,兰花散发出幽香。粗细长短的笔踪、枯湿浓淡的墨形,经过疏密聚散的组合,使整幅画显得轻松明快,充满了生意。画兰最难之处在叶子的穿插,石涛却能得心应手。多而不乱,少而不疏,而且往往因难见巧,使之格外生动。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海派画家吴昌硕绘画尤工花卉,博取徐渭、石涛、赵之谦各家长处,并取篆、隶、狂草的笔意入画,继承“扬州八怪”画风,下笔如急风骤雨,色酣墨饱,布局重整体,尚气势。

“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照顾气魄。”因此吴昌硕画兰时一笔一画,一枝一叶匠心独运,配合得宜。“临橅石鼓琅玡笔,戏为幽兰一写真。中有离骚千古意,不须携去赛残神。”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白石老人的画“雅俗共赏”,这“俗”是指题材平凡,大众喜欢。其作品的格趣是雅的,用简洁高雅的形式表现了有生命的自然对象,表达了人对自然的质朴情感,使人得到精神层面上的陶冶与净化。

他的《蝴蝶兰》,齐白石的水墨兰花简括至极,但苍润兼施,雄秀映发,极尽变化之能事,兼之笔力扛鼎,故能生气满纸,殊耐咀嚼。常见的对象在白石老人的匠心独运之下,显得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书画漫谈」兰之猗猗 扬扬其香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兰花自古是中国文人理想人格的象征,所谓“君子之伤,君子之守”,而它又有极其优美的外在形态,颀长而飘逸的叶片,灵巧而精致的花朵,画家用其入画,既是自身品质的象征,也是热爱生活的表现。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兰草 / 画家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