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曲艺正文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07 16:51:37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清道光年间的张三禄是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相声艺人,被天津地区的相声界尊为祖师爷,最初的相声在他手中渐渐形成气候,形成了朱绍文、阿彦涛、沈春和三个支脉。

  朱绍文曾在北京天桥一带撂地演出,开创了对口相声表演的先河,成为慈禧钦封的“天桥八大怪”之一,将相声艺术正式引入皇家视野,开始从市井俗趣登入大雅之堂。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饿”和“争”逼出来的艺术

  旧社会的艺人大多因为生活所迫才走上卖艺之路,因此天桥一带的同行竞争十分激烈,撂地卖艺并非易事,“想在地上挣钱,没有一些争强斗胜的本领,是办不到的。”这种“饿”与“争”的压力正是促使这门新兴艺术迅速成长的重要原因。

  生存压力的另一种结果就是出身寒微也没有什么文化的穷苦艺人格外急功近利,什么能糊口就做什么,什么能逗笑就说什么,至使相声段子的包袱里荤词居多,笑料低俗,被人称为“耍贫嘴的”,形成饱受争议的浑门相声。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告别撂地登堂入室

  民国初年到解放前夕是相声红火发展的年代,出现了“德寿宝文”四代相声艺人,他们逐渐脱离纯撂地演出,频繁进入剧场、堂会,拥有一众铁杆票友,甚至还为百代公司录过唱片。

  “德”字辈艺人曾尝试不再以低级庸俗的笑料取悦观众,明确建立起以说、学、逗、唱四门功课为表演基础的成熟艺术门类,让相声在杂耍园子和曲艺茶社中大放异彩,紧随其后的寿字辈一度成为艺坛翘楚,相声在他们手中初具规模,宝字辈更是人才辈出,使相声发扬光大甚至登峰造极,后人再难以在艺术上比肩超越。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相声大师——侯宝林就是“宝”字辈一员,据传他率先打破了当时曲艺场子里用“京韵大鼓”攒底的惯例,让相声在曲艺场子攒了底,用相声作大轴压场,报酬也按大鼓艺人的标准,彻底改变了相声在艺术界中的地位。

  ●新时代的蜕变

  但直至建国后,一些老艺人仍然无法适应新的时代,一些低俗的老段子殃及优秀的传统段子也失去了市场,40年代开始倡导的“文明相声”也并没有完全摆脱市井俚语的低俗内容,社会舆论开始不断地批评相声的低级庸俗,公开质疑相声是否应该继续存在,有人甚至直接将其视为旧社会的糟粕,认为相声只会一打二骂三贫四荤,连带着当时的媒体报刊也纷纷给相声界泼下当头冷水。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侯宝林愈发认识到相声亟需跟上新时达的步伐,他和几位同行专程拜访老舍先生,请求指点传统相声段子的改良,不久后即成立北京相声改进小组,着手从四方面开始改造传统相声:

  首先,相声艺人需要重新定位,从糊口卖艺的生意人向为人民服务的演员转变。其次,将分散的相声艺人聚拢到一起,成立统一的组织。第三,原则上摒弃门派和辈份等江湖陈规,相声演员互助互学,取长补短,精益求精。第四,改编、删选良莠不齐的传统相声段子。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相声改革在京津等地初见成效,侯先生接连演出了自己编创的新段子《关公战秦琼》《婚姻与迷信》《买佛龛》等均大获成功,与此同时,相声界开始涌现出一大批歌颂新时代、新社会的作品,改革开放后又经历了广播相声、电视相声、小剧场相声等阶段,从2002年左右开始,一部分起于民间的相声演员开始崭露头角。

  纵观整个过程,可以说是相声艺人与文人作家的合作,使得从业人员的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文化界对生活的敏锐嗅觉与相声老艺术家们精湛的舞台功力被有机结合起来,让相声在生死危机的关头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跳出了原先的杂耍曲艺圈,被赋予了一种新的使命。

「趣说相声」百年蜕变 从天桥撂地登上大雅之堂

  相声艺人变成了相声演员,进而成为“人民艺术家”,从天桥卖艺的撂地艺人、搭棚茶馆里的卖艺人变成吃起皇粮的国家演员,可见所有的草根艺术都逃不了个俗字,但“俗”既是生命力,也可能是个致命的死穴,什么才是好的相声,每个时期的人们都在思考和揣摩,这样的探索,今天仍在进行。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相声 / 北京 / 天津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