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曲艺正文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10 14:41:59
 
 
 
 

《琵琶记》本为元末高则诚创作的南戏剧本,与《荆钗记》《白兔记》《杀狗记》《拜月亭记》并称“五大传奇”,被誉为中国“传奇之祖”,主要讲述汉代书生蔡伯喈与赵五娘的爱情故事,后被个戏曲剧种改变演出,今以梁谷音的昆曲版最为经典。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高则诚在南戏发展史上的地位堪比杂剧发展史上的关汉卿,他的《琵琶记》改编自民间南戏《赵贞女》,将原故事中背亲弃妇的蔡伯喈变成了忠孝形象,其文学成就不仅对当时的剧坛产生了深刻影响,也为明清传奇树立了楷模。

  故事讲述了一位书生蔡伯喈在与赵五娘成婚后想过幸福生活,但其父蔡公不从,伯喈不得已被逼进京赶考,高中状元后又被要求与丞相女儿结婚,仕途发达后常年在外为官,几次欲辞官回乡都被朝廷驳回,连父母因家中遭遇饥荒双双离世也全然不知,直至赵五娘一路行乞进京寻夫才真相大白,团圆收场。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整个剧情被两条线索贯穿始终,一条线是蔡伯喈被迫上京考试入赘丞相府,一条线是赵五娘在家坚持尽心奉养公婆,两线彼此促进,互为增辉,交错发展,对比排列,产生了强烈的悲剧效果和巨大的艺术感染力。

  这一古老剧本至今仍在被各大剧种改编演出,但大多都是走煽情路线,以赚取眼泪为能事,只有昆曲依旧保持了自己的格局与风度,基本忠于高以诚的原本,以《吃糠遗嘱》《描容别坟》《扫松下书》三折合并组成昆曲《琵琶记》。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吃糠遗嘱》一折是最为核心的折子,由原著中的《勉食姑嫜》《糟糠自餍》《代尝汤药》三出糅合而成,编排上将各支曲子的顺序稍作调整,使得舞台演出更为紧凑、流畅,其中赵五娘所唱的三支《孝顺歌》最令人肝肠寸断: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谁人簸扬你作两处飞?一贱与一贵,好似奴家共夫婿,终无见期。丈夫,你便是米么,米在他方没寻处。奴便是糠么,怎的把糠救得人饥馁?……思量我生无益,死又值甚的!不如忍饥为怨鬼。”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梁谷音饰演的赵五娘做表皆生动传神,在戏中以糠和米比喻自己和丈夫蔡伯喈,十分贴切形象地表达了她对自己遭遇的痛苦的无奈,《描容》中的独角戏要唱长长的三支“三仙桥”曲子,唱做并重,身段繁难,极为吃功,她的表演也轻松自如,让人有如饮甘醴之感。

  计镇华饰演的蔡公、张广才与张铭荣饰演的蔡婆也展现炉火纯青的艺术水平,《遗嘱》一出中蔡公让赵五娘站远些、再站远些,然后忽然对五娘下跪,用金声玉振而有穿云裂石之力的嗓音唱到“今生难报你的大恩,来世做你的儿媳妇”时,几乎是满场飞泪。

「梨园荟萃」昆曲《琵琶记》 糠和米本是两倚依

  张铭荣的丑角艺术也尤其值得一提,一口极有刁难味道的苏白,加上丰富的面部表情和极富特色的身段,使得蔡婆这一配角大放异彩,甚至有些“喧宾夺主”,咽糠气绝时的360°翻身僵尸倒地,其身段之干净利落、敏捷迅速令人震惊。

  梁、计、张三人在《琵琶记》中曾是圈内公认的绝配,各有千秋,经常同台演出,可惜如今均年事已高,恐怕再难有机会同台合演,重现经典,新人中也未见能出其右者,不能不说是昆曲界的一大遗憾。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琵琶记》 / 梁谷音 / 昆曲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