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全民阅读·莫言|让个人在芸芸众生中凸显而出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8-13 10:24:15

  莫言,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80年代中期以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他通过幻觉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墨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文学委员会主席帕·瓦斯特伯格这样评价他:莫言是个诗人,他撕下了程式化的宣传海报,让个人在芸芸众生中凸显而出。他用戏弄和不加掩饰的快感,揭露了人类生活的最黑暗方面,在不经意间找到了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形象。
 
 
 
 
 

 

1红高粱

  1986年,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同年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红高粱》引起文坛极大轰动。《红高粱》主要描写抗日战争期间,“我爷爷”余占鳌在山东高密东北乡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人生故事,以及与“我奶奶”戴凤莲之间的爱情故事。通过《红高粱》这部小说,莫言把高密东北乡安放在世界文学的版图上。后改编成同名电影、电视剧。

墨  

试读

 

​我终于悟到,高密东北乡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生存在这块土地上的我的父老乡亲们,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种植。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

 

 

  这部小说的文笔辛辣刺激,参杂着血腥与酒气,充满了一种原始的欲望能量。情感饱满而激烈,爱与恨没有矫情做作,都是真实、毫无隐藏与直来直往。读完整部小说,我满眼都是那片红高粱,那片染着无数人鲜血的高粱地,那片多少鬼魂哀号起舞的高粱地。这里的世界将人与人性哲学层层剥离,将人还原为原始的生物形态,使观者摘掉社会透镜直观生命本身,告诉观者生之存在即为生之根本。

  

2丰乳肥臀

  该书是莫言篇幅最为饱满的长篇小说,小说热情讴歌了生命最原初的创造者——母亲的伟大、朴素与无私,生命沿袭之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并且在这一幅生命的流程图中,弥漫着历史与战争的硝烟,真实,不带任何偏见,再现了一段时期内的历史。

墨

试读

 

  他看到,那个炊事员张麻子,用一根细铁丝挑着一个白生生的馒头,在柳林中绕来绕去。张麻子倒退着行走,并且把那馒头摇晃着,像诱饵一样。其实就是诱饵。在他的前边三五步外,跟随着医学院校花乔其莎。她的双眼,贪婪地盯着那个馒头。夕阳照着她水肿的脸,像抹了一层狗血。她步履艰难,喘气粗重。好几次她的手指就要够着那馒头了,但张麻子一缩胳膊就让她扑了空。

 

 

  《丰乳肥臀》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书中描述了很多离奇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其实都距离真实很近,甚至就是真实的。莫言接受采访时说自己5岁才断奶,书中患有“恋乳痞”的上官金童实则带有自己童年的影子;书中的“母亲”生育了八个女儿一个儿子,一生受苦受难,莫言的母亲也生育了8个子女,到生产那天,中午还在麦场打麦子,直到羊水浸湿了脚才被允许回家,这苦难的经历何尝不在书中再现。

  

3檀香刑

  《檀香刑》是莫言潜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巨作。小说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袁世凯镇压山东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仓皇出逃为历史背景,讲述了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场兵荒马乱的运动,一桩骇人听闻的酷刑,一段惊心动魄的爱情。

墨  

试读

 

只剩下最后的六刀了。赵甲感到胜券在握,可以比较从容地进行最后的表演了。

他用第四百九十刀割下了钱的左耳。他感到钱的左耳凉得如同一块冰。接下来的一刀他旋下了钱的右耳。当他把钱的右耳扔在地上时,那条已经撑得拖不动肚子的瘦狗,蹒跚过来,尖着鼻子嗅了嗅,便不胜厌烦地转身走了。从瘦狗的屁股里,窜出一股东西,异臭扑鼻。钱的双耳寂寞地躺在地上,宛如两扇灰白的贝壳。赵甲想起师傅说过,当年在菜市口凌迟那个绝代名妓时,切下她的玲珑的左耳,真是感到爱不释手,那耳垂上还挂着一只金耳环,环上镶嵌着一粒耀眼的珍珠。师傅说法律决不允许他把这只美丽的耳朵掖进自己的腰包,师傅只好把它无限惋惜地扔在地上。

 

 

  作者让刽子手当上了主人公,一板一眼地讲述着杀自己同类时的方方面面。对于细节近乎偏执地描绘,让人从文字里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疼痛。很多人说“花了一天的时间来读这本书,却要用数倍于读书的时间来稳定下情绪。 ”而莫言却说,你觉得血腥,不是没读过就是没读懂。

  莫言在几十年的创作道路上,一直身处中国文学探索和创造的前沿,他的作品始终深深扎根于乡土,他的视野亦从来不拒“外来”。他从我们民族百年来的命运、奋斗、苦难和悲欢中汲取思想的力量,以奔放而独异的鲜明气韵,有力地拓展了中国文学的想象空间和艺术境界。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莫言 / 红高粱 / 檀香刑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