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国学私塾」鸳鸯:论一个丫鬟的自我修养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11 10:32:05

  鸳鸯蜂腰削肩,鸭蛋脸面,乌油头发,腮上微有几点雀斑,这雀斑当属天生。作为贾母的首席丫鬟,甚受信任。因为这个缘故,她在贾府的丫头中有很高的地位。贾母平日倚之若左右手:贾母玩牌,她坐在旁边出主意;贾母摆宴,她入座充当令官。

「国学私塾」

与宝玉关系

  鸳鸯的出场并无让人惊艳之处,却是温柔气息扑面而来。“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丫头的一般装束,略显露了她的平实,没有对她长相的描述,只有肤白体香,惹得宝玉腻在她身上要嘴上的胭脂吃,鸳鸯不得不叫袭人来解围。

「国学私塾」

  鸳鸯的话语中也表明她是认同袭人要跟宝玉一辈子的,所以要说她对宝玉有什么想法实在是不通。而之后她终日哑对宝玉,不过是少女的一种负气之举,兼带着对宝玉的失望。毕竟她自幼视为姐妹的金钏之死,宝玉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善言辞

  谈到鸳鸯会说话,重头戏当然是在誓绝鸳鸯偶那一回里。锦心绣口的鸳鸯在这里是精彩地演绎了一幕从幽溪到瀑布再到清泉,这一个性上的转换。

「国学私塾」

  先看其幽:鸳鸯不仅仅懂得适度收敛,更知道如何克己。大太太为大老爷来向她保媒,她先是隐忍不发的,毕竟她是女孩,不好允诺或者婉拒婚事;毕竟她是奴才,不能正面与主子冲突。所以她把所有的羞愤,所有的不屑,所有的反感全部积蓄在一言不发,夺手不行,低头不语里面。以至于邢夫人怀疑:“你这么个响快人,怎么又这样积粘起来?”

刚烈大气,以命相争

  邢夫人走后,鸳鸯来大观园散心,遇到平儿和袭人,她说: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娶我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这句话,真应了凤姐评她那句:鸳鸯素习是个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鸳鸯明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偏要抗争,鱼肉也有尊严。

「国学私塾」

  平儿袭人到了此时,仍和鸳鸯唧唧歪歪开玩笑。可鸳鸯明白自己,她哪里也不去,专等着服侍老太太,将来老太太归西,大老爷还有三年孝,总不能孝中纳妾。实在他不讲理,逼急了,还可以当姑子,还可以寻死。路可多了。平儿袭人闻言笑道:真这蹄子没了脸,越发信口儿都说出来了。鸳鸯回道:你们不信,慢慢看着就是了。

  鸳鸯当时一定很寂寞,身边有两个姐妹,但没有一个人能懂她的心。她给邢夫人碰钉子,又骂跑了来当说客的嫂子,她的坚定并没有换来平安,而是等来了贾赦的狠话。鸳鸯的命运,在贾赦动了歪心思那一刻,就被注定了。她答应,是个受人摆布有利用价值的姨娘。她不答应,除了死或当尼姑,没有别的路。鸳鸯的拒绝,不是单纯的拒绝,是以命相争。

「国学私塾」

  红楼梦里陨落了太多女孩。有人对自己的命运混混沌沌,没有规划,走到哪里算哪里,比如晴雯;有人对自己的命运钝感十足,百受难而不自苦,直到真的无路可退,命给你好了,比如香菱;也有人一失足成千古恨,再也无法做良人,只落得横刀自刎,比如尤三姐。

  可是鸳鸯,好端端当着丫鬟,恪守职业道德,保持业务精进,各路雇主无一不满意。她有骄傲和自尊,有性格和棱角。晴天一个霹雳,被老男人看中,从此失去追逐爱情,甚至活着的权利。这种无力感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红楼梦 / 金鸳鸯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