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25 11:52:57

  “猫奴”和“铲屎官”是什么时候开始向“主子”称臣的?

  这个问题只是个一时兴起的脑洞,

  却一不小心就追溯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眼看着那只傲娇的喵星人从“狸奴”一路晋升“老爷”

  突然很想提醒那些还在肆意秀猫的孩子们:

  你家主子很可能一直再找机会穿越回古代!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狸奴”的成功洗白

  “有熊有罴,有猫有虎。”这是目前世界上对猫类最早的记载,出自西周时期的《诗经·大雅·韩奕》,那时候的猫尚未被人类驯服,是与熊、虎并列的猛兽,可能并没有萌萌的颜值。

  但“鼠害苗,而猫捕之,故字从苗”,“猫”的名字里就注定了它是个天生的实力派,早在三千年前就是保卫庄稼的战士,有着勤劳为人民的光辉事迹。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所以猫自古就不在“六畜”之列,《礼记》中还记载着每年岁末天子必备牲礼迎猫祭祀,以答谢猫咪们捕食田鼠、保护农产作物的功劳,这高贵的出身中唯一的黑点就是与“狸”发生了暧昧不清的关系。

  韩非子说:“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唐代张沁《妆楼记》写到:“猫,名狸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相似度极高的长相,无辜的喵星人都被古代的脸盲们强行和“狸”捆绑在一起。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直到骄气十足且专干偷鸡营生的“狸”愈发引爆众怒,逐渐被赶回荒野,素以乖巧著称的喵星人才被扶正,并大摇大摆地住进大唐皇宫,承担各大宫殿防鼠工作的同时,还趁机在各大美人图中抢了妃嫔名媛们的许多镜头,一步步走向“爆红”。

  于是到了宋代,一直靠实力吃饭的猫也可以开始靠脸了,吴自牧的《梦梁录》记载:“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观。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宋牧仲《筠廊偶笔》更是出现了“常呼猫为老爷”的记载,相应的,这种“明星效应”必然催生了行业经济的发展。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老爷”的千年星路

  南宋临安出现了“猫市一条街”,不仅有专门贩卖猫的,还有卖“猫窝、猫鱼、卖猫儿、改猫犬”等等配套服务的,猫屋、猫粮、猫美容一应俱全,“猫业”的巨大商业利润还带来了一阵子造假风,有人会把白猫染成红色然后高价贩卖,这脑洞,亏他能想得出来。

  入明以后,皇宫已经彻底沦陷为喵星人的领地:“明万历时,御前最重猫,其为上所怜爱,及后妃各宫所畜者,加至管事职衔。且其称谓更奇:牝者(母猫)曰某丫头,牡者(公猫)曰某小厮,若已骟者(被阉割后的猫),则呼为某老爹。至进而有名封,直谓之某管事,但随内官数内,同领赏赐。”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看懂了没?猫在宫里是有官位名分的,是名副其实的“主子”,明世宗朱厚熄经常陪着它们玩,玩到二十多年都不上朝,还以帝王身份举行庄重的仪式封一只叫“雪眉”的猫为“虬龙”。

  话说虬龙死后不仅被郑重其事地安葬在万岁山,还立碑设“虬龙墓”,另一位爱宠狮猫死后,世宗又败家地打了个黄金棺材,葬礼上竟请当朝大臣为它作祭文,这可是众多功臣名将都没受到过的隆重礼遇。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除了皇宫大内,坊间的文人墨客们也是极爱猫的,有热爱看猫玩耍的,有用猫暖被窝的,有一天到晚就喜欢画猫的,有给猫起了一堆诸如“衔蝉”“天子妃”“昆仑妲己”的雅号的,更有甚者可以为了猫忍痛割爱,比如宋代张舜民就有首诗写到:

  “焦君以锦鸡为赠,文彩可爱,性复驯狎,终日为家猫所困,因遂挈还,仍嗣短句。”

  简单粗暴的翻译过来就是“只要我家主子不喜欢,再漂亮的动物都不许入府!”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宠你就是没理由

  如此任性的宠溺,你不怕喵星人们丧失先祖的英勇基因么?其实能够拥有一只善于抓老鼠的猫早以成为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古代猫奴们只要自家主子不至于怂到害怕老鼠就谢天谢地了。

  洪迈的《夷坚志》记载有人在家中米缸发现了老鼠,就要求两只猫展示其特长,即使不能捉住老鼠,哪怕把老鼠吓走也成啊。遗憾的是,两只猫大爷看见老鼠怕得要命,纷纷当了逃兵……

  那位铲屎官当时的内心独白可能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还不是只能原谅你……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凭什么?凭什么狗还要看个门吐个舌头才有肉吃,猫却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干活还倍受宠爱?清朝黄汉编著的《猫苑》对这个千古谜题做出了非常清晰的解答,他说猫有“四胜”:

  一、闲散置之,自便去来,不劳提把;

  二、喂饲仅鱼一味,无须蛋、米、虫、脯供应;

  三、冬床暖足,宜于老人,非比鸟遇严寒,则冻僵矣;

  四、第世俗嫌其窃食,多梃走之,然不养则已,养不失道,虽赏不窃。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因为猫憨态可掬、懵懂无知、天真可爱,又代表着这种“眠有氍毺食有鱼”和“牡丹吐艳日正午”的美好日常情趣,才特别让人怜爱,也让人容易原谅。

  但如果它没有这些优点,还有事没事偷吃东西,黄汉大人真的会把一脸懵懂的爱猫赶出门么?

「趣文逸史」敢在古人面前称“猫奴”? 洗洗睡吧!

  所以成为“猫奴”也许是命。

  “它一无是处,但我就是喜欢,咋滴?”

  这可能才是千年不变、古今通用的宠猫真谛。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古人养猫 / 狸奴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