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国学漫步」《孟子·告子》人皆可以为尧舜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07 17:30:39

人人都可以成为尧舜,这其实是一个植根于“性善论”进而鼓励人人向善、个个都可以有所作为的命题,其关键在于“不为”与“不能”的辨析。

「国学漫步」《孟子·告子》人皆可以为尧舜
 

【原文】

 

  曹交问曰:“人皆可以为尧舜,有诸?”

  孟子曰:“然。”

  曰:“交闻文王十尺,汤九尺,今交九尺四寸以长,食粟而已,如何则可?”

  曰:“奚有于是?亦为之而已矣。有人于此,力不能胜一匹雏,则为无力人矣;今日举百钧,则为有力人矣。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亦为乌获而已矣。夫人岂以不胜为患哉?弗为耳。

  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禁之行,是桀而已矣。”

 

「国学漫步」《孟子·告子》人皆可以为尧舜
 

【译文】

 

  曹交问道:“人人都可以做尧舜,有这说法吗?”

  孟子说:“有。”

  曹交说:“我听说文王身高一丈,汤身高九尺,如今我身高九尺四寸多,却只会吃饭罢了,要怎样做才行呢?”

  孟子说:“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去做就行了。要是有人,自以为他连一只小鸡都提不起来,那他便是一个没有力气的人。如果有人说自己能够举起三千斤,那他就是一个很有力气的人。同样的道理,举得起乌获所举的重量的,也就是乌获了。人难道以不能胜任为忧患吗?只是不去做罢了。

  比如说,慢一点走,让在长者之后叫做悌;快一点走,抢在长者之前叫做不悌。那慢一点走难道是人做不到的吗?不那样做而已。尧舜之道,不过就是孝和悌罢了。你穿尧的衣服,说尧的话,做尧的事,你便是尧了。你穿桀的衣服,说桀的话,做桀的事,你便是桀了。”

 

「国学漫步」《孟子·告子》人皆可以为尧舜
 

【读解】

  《梁惠王上》曾经提到“挟泰山以超北海”和“为长者折枝”的问题,从与梁惠王讨论的政治问题过渡到与一般人讨论个人修养问题,从中不难看出,无论是君王从政治国,还是个人立身处世,都躲不开“不为”与“不能”的意识误区。

  只有在切实认识到这一点后,才能从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不断完善自己,最终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说到底还是反对人自惭形秽,妄自菲薄,要求自尊自贵,与前面几章的讨论其实是殊途同归的。

「国学漫步」《孟子·告子》人皆可以为尧舜

  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孟子举了六个具体的事例说明“不能”的本质,“夫人岂以不胜为患哉?弗为耳。”“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为”的重要性。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自卑与“不能”都只是“不为”的借口而已,当我们为自己的某种愿望或欲望无法达成而喋喋不休地抱怨时,不如反思我们是否在某方面仍有未尽之力,再进一步迎难而上,逐渐拉近自己与目标的距离,终有一日可达成所愿。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孟子 / 曹交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