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08 14:32:15

  会写诗,会画画,也是第一流的书法家。

  从蜀中来,到京城去,二十四岁就以天才名世。

  反对新党激进变革,也直指旧党弊端,耿直到贬官下狱。

  爱竹子,爱读书,更爱吃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美食博主。

  去黄州,去惠州,去儋州,走遍全国依然正常消化负能量。

  他是苏轼,大宋第一天才,也是一个生错了时代的“网红”。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作为一个被深深刻进历史的人,苏轼从来就不像中学语文课本上写的那样单调而无聊。他足够复杂,也足够有趣,同时也是一种启发后人的生活模板。

  苏轼从小天资聪颖,志向不凡,“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他年少便名动京城,22岁中进士,得到当时大文豪欧阳修的赏识。只是好景不长,他初涉仕途便碰上新党王安石变法,没看清政治形势就直言直语上书宋神宗,指出变法弊端,结果被新党弹劾诬陷,从此开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乌台诗案

  这一场政治斗争,史称“乌台诗案”,甚至写进了中国古代文字狱的历史,苏轼在斗争中输得彻彻底底,输得一干二净。

  “乌台诗案”是苏轼政治生涯里最悲惨的一次。当时还是湖州太守的苏轼身陷文字狱,捉拿的人凶神恶煞闯进府院,“执一太守,如执鸡犬”,在被押解进京的路上,苏轼曾想投湖自杀,但求死固然容易,他还是选择了面对命运的未知。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乌台诗案”牵连甚广,苏轼坐了130天牢狱,深知在劫难逃写下绝命诗时,已经罢相的王安石为他求情:“岂有盛世而杀才士者?”曹太后也提醒神宗说:“当年你祖父将他当做后世子孙的宰相来培养,怎么说杀就杀?”神宗才饶他一命,将他贬到黄州。

  “乌台诗案”差点让苏轼丧命,而被贬黄州,却是苏东坡生命的起点。苏轼是蛹,苏东坡是蝶,在黄州完成蜕变。大难不死,让他更想远离朝堂,一头扎进简单而充实的生活。

每天为五斗米折腰的苏东坡

  初到黄州,生活环境十分糟糕,幸好太守徐君猷为他辟了“临皋亭”;俸禄微薄,他便在黄州城外的东坡上开荒种地,建了“东坡雪堂”,自号“东坡居士”。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萧索的黄州,花开花落,风月无边,可以抚慰脑子,却不能安抚肚子。苏轼的俸禄,此时已微薄得可怜。身为谪放官员,朝廷只提供一点微薄的实物配给,正常的俸禄都停止了。而苏轼虽然为官已二十多年,但如他自己所说,“俸入所得,随手辄尽”,是名副其实的“月光族”,并无多少积蓄。

  为了把日子过下去,苏轼决定实行计划经济:月初,他拿出四千五百钱分作三十份,一份份地悬挂在房梁上。每天早晨,他用叉子挑一份下来,然后藏起叉子,即便一百五十钱不够用,也不再取。一旦有节余,便放进一只竹筒。等到竹筒里的钱足够多时,他就邀约朋友沽酒共饮。

「趣文逸史」人生哪有完美 不过看开一点

  生活不在别处,就在当下。

  只有放下过去,与现实握手言和,才能享受当下。

  对苏东坡来说,世事不过一场梦,当于静处品人生。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在人生这条路上,苏东坡且行且珍惜,诗酒趁年华。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苏东坡 / 乌台诗案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