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全民阅读·情话|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我女朋友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0-10 10:14:28
情书

  要说这两天娱乐圈最火的事儿,那肯定非鹿晗与关晓彤的恋情莫属。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关晓彤”。

  鹿晗的一条微博让两人的恋情浮出水面,同时也引发了一股朋友圈里的“告白热”。

  文字,总是承载着太多的感情。字里行间,不知不觉,早已倾注深情。

  我爱你,我要把最美的情话,说给你听。

《爱你就像爱生命》
王小波 李银河

全民阅读·

  “你好哇,李银河”王小波每次给李银河写信总是这样开头。

  李银河认识是王小波,是因为王小波的小说《绿毛水怪》,当时他们的朋友圈都在传阅这本小说的手稿。李说,看完觉得投缘,“我就觉得早晚一定会跟这个人发生点什么。”

  看王小波的情书,你会发现他爱得很谦卑。因为当时李银河大学毕业,先到《光明日报》当编辑,后到国务院研究室工作,前程似锦,还发表了文章而小有名气。而初中毕业的王小波当时在一个全都是老大妈和残疾人的街道工厂当工人,尚未发表过任何文章,默默无闻。

全民阅读·

  王小波长得不好看,被李银河嫌弃,被丈母娘嫌弃,据说还被男同性恋嫌弃。

  据说,当时为了帮李银河做男同性恋调查,小波由“线人”带着去男厕所,结果经历了一个令他很失落的情形。他刚一进去,每个隔间都探出一个头来,后来又全都缩回去了。他问那个线人:“这是怎么回事?”线人说:“没看上你呗。”

  知道了他们的这些故事,再读那一句“告诉你,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更觉深情。

全民阅读·

  1980年,两人结婚。

  1996年10月,李银河赴英国剑桥大学做访问学者。王小波送李银河赴英国,在机场临别时,他用力搂了一下她的肩膀作为道别。可没想到,此一别成永别。1997年4月11日,45岁的王小波因心脏病突发辞世。

全民阅读·

  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

  我会不爱你吗?不爱你?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 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我的勇气和你的勇气加起来,对付这个世界总够了吧?去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一个人是不敢的,有了你,我就敢 。

  我和你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爱眉小札》
徐志摩 陆小曼

全民阅读·

  说到情书,是撇不开多情的徐志摩的。

  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八卦,知道的人就更多了,他们相爱的时候,一个是有妇之夫,一个是有夫之妇,他们的结合顶着来自家庭和社会各方面的压力。

全民阅读·

  两人结婚请梁启超证婚,梁启超非要行训斥礼才肯答应,梁启超证婚的言辞极严厉:

  “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学问方面没有成就。你这个人用情不专,以致离婚再娶……你们两人都是过来人,离过婚又重新结婚,都是用情不专。以后痛自悔悟,重新做人!愿你们这次是最后一次结婚!”

  而陆小曼也不是一个完美的爱人,她挥霍无度,打牌、抽鸦片、频繁流转于社交场。徐志摩只得多处兼职任课赚钱供她花销。

全民阅读·

  由于与陆小曼分居两地,徐志摩需要经常上海、北京两地奔波,为了节约时间,也为了节约路费,他常常会选择乘坐别人的免费飞机。当时飞机不算普及,安全性也不如现今,陆小曼虽然思想时髦前卫,但也不放心徐志摩坐飞机。

  对于她的担忧,徐志摩只得安慰她说:“你也知道我们的经济条件,你不让我坐免费飞机,坐火车可是要钱的啊,我一个穷教授,又要管家,哪来那么多钱去坐火车呢?”陆小曼只得说:“心疼钱,那你还是尽量少回来吧!”

全民阅读·

  徐家也不喜陆小曼,徐母生病,徐父都不让陆小曼回家探望,陆小曼在徐家的地位还不如已经和徐志摩离婚的张幼仪。

  可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真实的人生里,爱情不总是幸福欢喜的,爱人也不总是完美可爱的。想爱的爱了,需要承受的痛苦也只能一并承受了。

全民阅读·

  我之甘冒世之不韪,乃求良心之安顿,人格之独立。在茫茫人海中,访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你真的不知道我曾经怎样渴望和你两人并肩散一次步,或同出去吃一餐饭,或同看一次电影,也叫别人看了羡慕。

  眉眉,这怎好?我有你什么都不要了。文章、事业、荣耀,我都不要了。诗、美术、哲学,我都想丢了。有你我什么都有了。抱住你,就比抱住整个的宇宙,还有什么缺陷,还有什么想望的余地?

  眉,救人就是自救,自救就是救人。我最恨的是苟且,因循,懦怯,在这上面无论什么事就是找不到基础的。有志事竟成,没有错儿。奋勇上前吧,眉,你不用怕,有我整个儿在你旁边站着,谁要动你分毫,有我拼着性命保护你,你还怕什么?

《两地书》
鲁迅 许广平

全民阅读·

  鲁迅和许广平的故事也是一段佳话,鲁迅与包办婚姻的妻子离婚,娶了小自己17岁的学生许广平。这本书是鲁迅和许广平的书信往来,你绝对可以看到一个和教科书里完全不一样的鲁迅先生。

  但这本情书和谁的都不一样。鲁迅自己都说:“《两地书》其实并不像所谓‘情书’,一者因为我们通信之初,实在并没有什么关于后来的预料的;二则年龄、境遇都已倾向了沉静方面,所以绝不会显出什么热烈。”“其中既没有死呀活呀的热情,也没有花呀月呀的佳句。”

全民阅读·

  也许和性格和年龄有关,他们的结合是基于灵魂和思想的高度契合,这本情书多数时候“只谈时事,不谈风月”,关于情爱的话很少很少,最初的通信更是完全不带恋情,全是社会人生诸问题的请益与教导,后来则是生活琐事的交流,几乎没有什么海誓山盟的内容。

  但他们的爱就像一朵缓慢绽放的春花。这一点,可以从两个互相的称谓和自称看出踪迹。许广平最开始自称“一个受教的小学生许广平”,后来到“小鬼许广平”。

全民阅读·

  最有意思的是三个称谓:

  一个是“白象”,“白象”最早是林语堂谈及鲁迅时的一个说法,大象多是灰色的,白色的很少,所以意谓稀有、另类,许广平用英文简写戏称他象兄。

  一个是“HM”,这两个字母是“害马”的简称,许广平在驱逐校长杨荫榆的学潮中被开除,杨荫榆开除女师大学生会干事许广平等六人的布告中,曾有“开除学籍,即令出校,以免害群”之语,许、鲁用此为戏称。

  一个是“小刺猬”,许广平收到鲁迅的一封信。信上什么也没有说,就画着一只小刺猬拿了一把小雨伞,从此之后,许广平就获得了“小刺猬”这么一个名字。

全民阅读·

  最后的最后,鲁迅叫许广平“小刺猬”,许广平叫鲁迅的“小白象”,所以很多人说鲁迅和许广平的爱情是小白象和小刺猬的爱情。

  谁能想到“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还有这么一面呢。可惜编撰的过程中这两个亲昵的称谓被删改了许多,让原本就不风月的通信内容更加不像情书。

  但正是因为两人的书信往来,文字含蓄深沉,所以偶尔在句里行间捕捉到的柔情,就更加动人。

全民阅读·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滔滔不绝很容易,可我只想和你在一个慢下来的世界里交谈。

  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心平气和,度过豫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担忧。

  我想二十日以前,一定可以见面了。你的作工的地方,那是当不成问题,我想同在一校无妨,偏要同在一校,管他妈的。

  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邪(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和H.M相见。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情书 / 爱情 / 书单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