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国学私塾」造衅开端实在宁 珍之过错如何论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1-24 17:08:16
 
 
 
 

在红楼梦中,贾珍人品差,远近闻名。用冷子兴的话来说:“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

「国学私塾」造衅开端实在宁 珍之过错委实深

贾珍是宁国府长孙,贾府现任族长,还袭了三品威烈将军,无论是家族地位还是官衔爵位,贾珍在贾府都十分显赫,可不是“没有人敢来管他”么!

在贾珍的统领下,宁国府江河日下,腐败不堪。但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呢?难道是贾珍昏聩软弱,难以撑起家族的责任吗?

答案是否定的,在我看来,贾珍是一个能力极强,且绝顶聪明的人。如果他真的能克己图强,即使最后的颓势无法改变,宁国府也不会那般混乱糜烂,丑态百出。

undefined

凤姐协理宁国府,是何等的威风凛凛?可是我们却很容易忽略,在背后支持这一切的是贾珍。用凤姐的话说:“外头的事大哥哥都料理清了。”

如果我们细看秦可卿死亡事件中那份长长的宾客名单,就会发现,朝廷里几乎党政军界的大人物悉数到齐。

“外面的事”可不仅仅是简单的迎来送,其中包含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而贾珍不仅仅把这些事料理清了,还顺手给儿子捐了个肥差。

对于贾珍的请求,手握大权的大明宫内相戴权的回复是这样的:

“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好,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要求与他孩子捐,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捐,快写个履历来。”

实际上,戴权能如此放肆大胆,说穿了,无非是因为他是在皇帝身边手握实权的人。而这样的人,能与贾珍用“我们”这样的亲近的词汇,不难看出,贾珍的交际是很广的,在权贵间的游走中,是能做到游刃有余的。

undefined

不仅如此,贾珍的管家能力在贾府子弟中也是比较强的。第五十三回,贾蓉又说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二婶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

贾珍笑道:“那又是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他必定是见去路大了,实在赔得很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项的钱,先设出这法子来,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个算盘,还不至此田地。”

对于凤姐曲折的心思,贾珍能一语道破已经十分难得,更何况,他还能对各立门户的荣国府经济状况有一个盘算,更是说明了贾珍的精明强干。

而贾珍对贾芹的一番呵斥则让我们看出他敏锐的洞察力:

你又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你到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抗违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这会子花得这个形象,你还敢领东西来?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水棍去才罢!

贾芹到了家庙,自然是山高皇帝远,称王称霸,却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贾珍牢牢的监控着,掌握着。这样的洞察力和控制力,实在是贾府子弟中的佼佼者。

undefined

这样的贾珍,是否知道逼奸儿媳,私通小姨是不对的呢?当然知道,可他却偏偏把所有的精力都耽于无休无止的荒淫与享乐。用绫罗锦绣包裹的肉体满足禽兽般的欲念。

这样的贾珍,是否知道宁国府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应该勤俭节约呢?当然知道,可他却偏偏肆意妄为,用疯狂的挥霍满足面子上的光鲜和衣食上的穷奢极欲。

这样的贾珍,是否明白应该好好教育子孙,中兴家族呢?

当然知道,可他却偏偏不能以身作则,就像四十五回中赖嬷嬷说的:

“今我眼里看着,耳朵里听着,那珍大爷管儿子,倒也像当日老祖宗的规矩,只是着三不着两的。他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这些兄弟侄儿怎么怨的不怕他?”

undefined

造衅开端实在宁,贾珍因为出身而继承了独一无二的尊荣和光耀,也承载了更厚重的责任和希望。

贾珍因为尊荣,不必过贫民布衣荆钗,吃糠咽菜的日子,可是他却半分不懂得惜福,而是利用自己的尊荣肆意挥霍,最终使得家族走向狼狈的灭亡。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贾珍 / 红楼梦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