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江苏云正文
江山如此多娇 看风流人物还须来南通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08 17:03:24

  张馨谷,原名荼,生于清光绪六年,南通人。他在兄弟五人中排行第二,因为人耿直孤高,放逸不羁,人称“张二痴”;又因爱莳菊、画菊,自称“菊痴”。

南通·文化

生于艺术之家

  父乐张樵山酷爱昆曲,是金沙“道南社”主要成员之一,他自幼接受艺术熏陶。四十岁时,受当时正致力于兴办教育的孙儆之聘,在“私立孙氏高等小学”担任美术教师。孙儆划出四亩地专供他在教学之余种菊,派一名花工做他的助手。

  这正合张馨谷的心意。他每日清晨起来,头不梳,脸不洗,第一件事就是去菊圃,亲自汲水浇灌。日间除了上课,就在菊圃检视。风雨之后,他发现叶子上有泥水玷污,就一片一片地用水洗净;选留的分枝不断萌芽,他随时摘去。若有一花将开,他会象孩童一般,手舞足蹈,不胜欢跃。或者暖壶酒,或者泡杯茶,在在花荫旁浅斟慢饮。酒酣兴畅,有时铺纸挥毫,有时就地作纸,以指代笔,随意写生。

南通·文化

  为了防止碰坏或风折菊花,他在每一分枝旁都要插上一支杆,每隔4—5叶绑扎一次,对花瓣下垂的品种,用细铅丝做成托盘,托住花朵。若旁人要来折他的花,他情愿低头下拜,代菊乞命,若有人碰断他的菊枝,不管是谁,都要遭其大声训斥。一次,县里的督学在孙儆陪同下到菊圃观赏,不小心碰断了一枝,他竟呵责说:“你身为督学,还不知道爱花,怎能为人师表!”督手满面通红,孙儆一旁尴尬至极。

对艺菊十分钻研

  张磬谷与上海江湾体育会馆的“小双园”、日本人山义则手设立的“兴农园”等都有联系。凡新的品种、奇异的花型,他都要设法弄到手,学到手;否则,便耿耿于怀,茶饭不思。他所种的菊花,从插头到开花上盆,乳叶从不煺掉。能有此种技术的人,在当今也是不多的。

南通·文化

  每年重九前后,他把所培育的菊花在学校的“菊寿堂”,“沧园”的正厅中展出,供四方人士观赏。金沙镇的许多老人至今还能回忆得起来,他所展出的菊花,品种极其丰富,花型纷繁,色泽多样。前来观赏的人络绎不绝,不亚于赶庙会。

生活是艺术的源泉

  张罄谷爱菊如醉如痴,种菊事必躬亲,画菊也是匠心独运,出神入化。他所画的菊花不但神韵生动。而且能够描绘出不同品种菊花的茎叶差异,毫不混淆一体。艺菊行家只要看他所画菊的茎叶,即知菊的品种了。可见他的“墨菊图”获得国际金奖、蜚声中外,决非偶然。

南通·文化

  获奖后,求张磬谷画菊的各界人士很多,使他深感应接不暇,为此,南通状元张謇特地为他规定了笔润:“画菊一朵金一元,末开含苞不计酬。”虽说如此,他高兴时,即使是素不相识的过路人,他都可以为之作画且分文不取,但权贵显要即使重金相求却不易得。

  1931午春,张磬谷采用人工控制的办法培育的几盆夏菊提早开花了。他喜不自胜,邀朋友前来规赏。但由于心神过于劳累,积疾肺病也越发严重了。他对家人和好友说:“花开得早,也谢得早。看来,吾命休矣。只求你们日后在我的坟地上栽上菊花,相伴于我,余心足矣!”也真蹊跷,菊谢之后.他也便谢世了,死后,人们称他为“东篱花神”,为之举行了别开生面的菊葬。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南通 / 张馨谷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