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江苏云正文
苏州·文化|吴侬软语里的悠悠古音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11 14:20:55

苏州话既是吴语的代表方言,也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方言之一,保留了古汉语的很多要素,如浊音、平仄音韵、尖团音分化等等,最明显的是保留了大量古汉语用字,与古代韵书《切韵》《广韵》等基本一致,比如下面这个不会念的字……

苏州·文化

 

1
 
 
土豪 我们可以交个俦么

  “俦”在普通话里读chóu,苏州人一般读它的古音tāo,南朝梁顾野王《玉篇·人部》里解释为伴侣的意思,东汉张衡《思玄赋》中的“魂怅惘而无俦”与王符《潜夫论》里的“夫志道者少友,逐俗者多俦”都是这个含义。

  苏州话沿袭古语称自己的伴侣为“俦伴”,称交友为“交俦”,由于“交”古音为gāo,苏州人曾经将它转读成轧音,这个词便被不太了解古音习惯的人写成“轧道”,闹出一场尴尬的笑话。

苏州·文化
 

2
 
 
又臭又香 到底是臭是香?

  众所周知,臭是与香相对的气味,但它在古语中最初是气味的总称,包括秽恶腐败难闻的臭味,也包括香味或其它味道,所以《易经·系辞上》中有“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的说法。

  现在苏州人闻到香气之外的气味往往会说“气味得来”,“气味”二字可能就是古时统称所有气味的“臭”字发展而来,至于“臭”字,苏州人一般是读它的古音hāo,如闻到火腿,腌肉或食油有异味就会说“有点臭哉”。

苏州·文化

 

3
 
 
敢不敢喝我的面汤

  汤在我们的印象里一直都是经过烹调后汁特别多的副食,但在古语中就像孔子所言:“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汤”在这里是热水、沸水的意思,成语“扬汤止沸”“赴汤蹈火”同为此意。

  现在苏州的城里人说“汤”基本不再沿袭古意,就是指鸡汤、豆腐汤之类的饮食,苏州郊外农村人则依然保留着古语的用法,将喝开水称为“呷汤”,将洗脸用的热水称为“面汤水”,这个说法倒是经常引起外地人的误解。

苏州·文化
 

4
 
 
我才没有心情荡漾

  “心荡”这个词乍一听会联想起“心情荡漾”,它在苏州话里的本义恰恰与之相反。“荡”是动摇的意思,“心荡”就是指心脏的跳动,表示怔忡、心悸、心慌、胆怯等情状。

  这个词的用法由来已久,《左传·庄公四年》记载春秋时期楚武王准备发兵攻打随国时,在宫里见到夫人后坦言:“余心荡”。大战在即的紧张与不安都写在了脸上,夫人已预感不妙,便叹息说:“君王之福禄尽了”。后来楚武王果然在征途中抱憾去世。

苏州·文化
 

5
 
 
中昼不懂晏的晚

  小时候在语文课上都学过“昼”在古语里是白天的意思,如《诗经·豳风·七月》:“昼尔于茅,宵尔索綯。 ”苏州话至今沿用此语,上午和下午分别称为“上半昼”“下半昼”,中午时分就叫做“中昼旬里”。

  “晏”是“晚”的意思,但不是与昼相对的夜晚,而是“来晚了”的“晚”,普通话读yàn,吴语读ài。如宋朝陆游诗云“废寺僧寒多晏起。近村农惰阙冬耕。 ”现在很少有地方会在讲话中使用“晏”这个字了,只有苏州人经常会说“你为啥来得这样晏”等等。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苏州话 / 古汉语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