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正文
李清照|暖风晴雨相思苦 酒意诗情谁与共?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8-18 16:26:49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此词上片描绘室外风和日暖的春景,渲染一种令人陶醉的环境气氛,抒发怀春之情思,下片着重刻画词人具体的闺中寂寞生活。

 
 
暖雨晴风

李清照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此词很难确切系年,应该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在有的版本中,题作“离情”或“春怀”。当作于赵明诚闲居故里十年后重新出仕、李清照仍独自留居青州时。赵明诚担任地方官的时候,二人曾有过短暂的离别。

  闺情、伤别,在中国古代诗词创作中,大约也算是永恒的主题之一了。但是,在李清照之前,真正出自少女作家之手,而又能以纯情的笔致、高雅的格调来曲写闺事的作品,并不多见,更不要说能透过闺情这一侧面,反映出一个人心灵的历史,折射出某时代的治乱沧桑了。

举案齐眉

李清照

  李清照的这首《蝶恋花》写闺中离情,在她的同类题材的作品中,既不像早年之作《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写出了青年夫妻间特有的别离相思之苦;也不似她晚年的《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借咏梅来抒发备尝战乱流离、伉俪生死睽隔的凄楚情怀。

  这首词中,抒情主人公,生活依然安定,情感亦较深沉,整篇以高雅的精神生活为基点,写她同丈夫赵明诚暂别后的孤寂落寞。

  她不写料峭春寒,而选择了“暖雨晴风”;“柳眼梅腮”,更以拟人之笔,细腻地描摹出她对万物复苏的审美情感。。“酒意诗情谁与共?”这近乎内心独白的一句,便把别后相思与失落之感直接道破了。

  李清照天才秀出,其作品“俯视巾帼”、“压倒须眉”;赵明诚治学精慎,每能“援碑刻以正史传”;夫妻各有所长,巧妙互补,达到了“意会心谋,目往神授”的入化境界。李清照在赵明诚死后,为他的学术著作《金石录》所写的《后序》中,就曾深情地追怀他们共同创造的、交织着文艺、学术、爱情的美好经历。

相思疾苦

李清照

  所以,“酒意诗情谁与共”不是寻常士大夫的花前月下,浅醉低吟,而是指更深刻、更丰富、更高雅,甚至更崇高的精神生活。这种生活的暂时中断,怎能不令人感到难以忍受的精神失落?

  所以难怪独坐相思,泪融残粉,就连头上所戴的些许首饰,也觉得无比沉重而不胜负荷了。也只得乍试夹衫,山枕独倚,夜弄灯花,盼着心上人早日归来。

  不得不说,赵明诚和李清照绝对算得上郎情妾意、神仙眷侣。奈何造化弄人,有情人终究阴阳相隔,而李清照更是尝尽人间疾苦。可悲!可叹呐!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李清照 / 《蝶恋花》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