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正文
《人月圆》|雪中游虎丘 雪晴天气同与醉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8-19 10:47:30

《人月圆》

人月圆·雪中游虎丘

朝代:元代 作者:张可久

  梅花浑似真真面,留我倚阑杆。雪晴天气,松腰玉瘦,泉眼冰寒。兴亡遗恨,一丘黄土,千古青山。老僧同醉,残碑休打,宝剑羞看。

元曲

《人月圆》

/释/

  ①真真:唐代的美女,原名胡瑞珍,遭逢安史之乱,不幸沦落青楼,为保全清白之身自缢而亡,苏州虎丘有真娘墓。

  ②一丘黄土:指虎丘。《史记》记载吴王阖闾葬于此。传说葬后三日有白虎踞其上,故名虎丘;另说因丘若蹲虎而名。

  ③老僧同醉:虎丘园有千人石,传南朝高僧竺道生曾在此讲法。

  ④残碑休打:打即拓(tà),拓碑起始于南朝,直接启迪了雕版印刷术的发明。

  ⑤宝剑羞看:虎丘园有剑池,传为吴王阖闾殉葬的三千把扁诸、鱼肠宝剑埋于此,秦始皇、东吴孙权都曾来掘地寻剑。

《人月圆》

/赏/

  全曲可分三层。开头五句写冬季虎丘的动人景色为第一层。首二句用拟人写梅花,说梅花真像美女真真的容貌一样迷人,多情地顾盼、挽留着自己倚靠阑干观赏。真真:唐代的美女。用美女喻梅花的素淡娟雅。以人拟物,则无情之物活化为有情之人,更显顾盼多姿;不说诗人眷恋赏花,偏说梅花挽留自己,则更见婉约动人。接着一句一景,分写雪、松、泉三种景物:雪后初晴,一片洁白如银的境界;棵棵苍松顶着白雪,亭亭玉立,宛如无数披着素纨的美人,雪覆枝叶,更显得袅娜细腰,玉洁清瘦;那山泉的泉口,泉水与雪片已融合凝起一层薄冰,仿佛冰美人的眼睛,晶莹而凛冽。以上五句皆紧扣题面“雪”字,雪中的梅花,雪晴的天气,雪中的松腰,雪中的泉眼,描绘出一幅玉洁冰清的虎丘冰雪图。

  六七八三句为第二层,抒发人世沧桑、兴亡遗恨之感。吴王阖闾曾用伍子胥屡败楚兵攻陷郢都,可谓显赫一时;秦始皇曾来虎丘寻找阖闾殉葬的宝剑,用剑劈成剑泉;南朝高僧竺道生曾坐在千人石上聚众说法;至于历代苏州的才子佳人更是不可胜数。然而,无情的历史长河,把这些风云人物都变成一丘黄土,只有青山长在,千古不朽。

《人月圆》

  结尾三句是第三层:抒发作者仕途失意,壮志难酬的羞愧悲愤之情。作者一生沉抑下僚才能未能尽展。既然历史上风云人物最终也不过一抔黄土,千古兴亡终归是一场虚幻,那么,就不必去拓下残存的碑文来诵读,不必自作多情地去“故国神游”了。兴旺成败于己无关,还是与“老僧同醉”,借酒浇愁吧。“残碑休打”即残碑休拓。“宝剑羞看”即羞于去看宝剑,因为英雄无用武之地。

  此曲由触景、怀古、伤今,分别写雪中游虎丘的所见、所感、所叹,脉络清晰,章法严谨,遣词考究,而皆清丽自然;写景中比拟尤见个性,以美人拟梅,以腰、眼人体器官、部位拟松、泉,皆各臻其妙,生动传神。

《人月圆》

作者简介

张可久(约1270~1348以后)字小山(一说名伯远,字可久,号小山)(《尧山堂外纪》);一说名张可久肖像(林晋生作)可久,字伯远,号小山(《词综》);又一说字仲远,号小山(《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庆元(治所在今浙江宁波鄞县)人,元朝重要散曲家,剧作家,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张可久 / 雪中游虎丘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