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词正文
仅凭一首诗 胜过万首诗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12-08 11:17:12

  时光悠悠,从古至今有多少诗人?又有多少佳作散落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再被人想起。

  要以诗的数量来论的话,乾隆皇帝一生作诗上万,却没有一首令人熟知的,而有些诗人,一生虽创作不多,却因一首成名作,流传千古。

因为一首诗 名流千古的诗人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崔护《题都城南庄》

 

因为一首诗 名流千古的诗人

  崔护,《全唐诗》存诗六首,以《题都城南庄》流传最广,有目共赏。崔护只凭这一首诗,成就了他的名垂青史。

  崔护去长安参加进士考试落第后,在长安南郊偶遇一美丽少女,次年清明节再寻来时,桃花依旧,佳人却已不在,于是题写此诗。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有缘无分,一句“人面桃花”就仿佛已经说尽了。

公子王孙逐后尘,

绿珠垂泪滴罗巾。

侯门一入深如海,

从此萧郎是路人。

——崔郊《赠婢》

 

一首诗

  《全唐诗》中只存了一首崔郊的作品。据传,这诗的女主角,是崔郊姑母的婢女,后被卖给显贵于頔。于頔读到此诗,便让崔郊把婢女领去,传为诗坛佳话。

  诗作里没有指天誓日的抗争,但弱者哀怨和深沉的绝望,却比直露的指斥更厚重,怨而不怒,委婉曲折。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张继《枫桥夜泊》

 

一首诗

  张继流传下的作品很少,全唐诗收录一卷,但仅《枫桥夜泊》一首,已使其名留千古,而“寒山寺”也因此成为游览胜地。

  在群星璀璨的唐朝没有人记录过他的生平,张继只在一个平凡的夜晚,留下了一道模糊的身影,枫桥边的惊鸿一瞥已经足够让后世人认识他。

  《枫桥夜泊》里有着浓郁的意韵,空灵旷远的诗境。一静一动、一明一暗、江边岸上,景物人情默契交融。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一首诗

  陈子昂存诗有100多首,但《登幽州台歌》这首短诗,成为历来传诵的名篇。

  幽州台上,陈子昂孤身一人迎风而立,古代贤君已经远去,却看不到未来的明君影子。孤独、无助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天地之间,人如蜉蝣,无穷无尽的时间荒野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存在。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王湾《次北固山下》

 

因为一首诗 名流千古的诗人

  王湾一生中“尝往来吴楚间”。玄宗时进士,作品仅存10首。这一首,曾被当朝宰相亲自书写,悬挂于宰相政事堂上,“每示能文,令为楷式”。

  唐末诗人郑谷说:“何如海日生残夜,一句能令万古传。”

  明人胡应麟甚至说,“海日”一联是区别盛唐与初唐、中唐诗界限的标志。

  要以作品的数量来说的话,这些诗人的作品存世甚少,然而他们只需要一篇佳作,一诗成名,名流千古。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名诗 / 成名作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