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游正文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7-09-16 13:04:27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建筑的色彩绚烂如虹,但在最初的千年时光里,它们都是一群素面朝天的清纯美人,视野所及都是清一色的材料本色,唐代以前的建筑少有色彩上的刻意修饰,瑰丽的建筑“彩妆”在盛唐之后才真正流行起来,在中国建筑史上留下一道浓墨重彩的风景线。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唐代:殿若工笔 舍如水墨

  从前的建筑设计自发性较强,唐代时则由“礼部”统一规划,一律采用朱红与白色的组合,追求鲜艳悦目、简洁明快的美感,与此同时还出现了明确的等级划分,体现在色彩上最明显的就是黄色成为皇室专用色彩。

  当时的皇宫寺院普遍使用黄、红色调,营造一种庄严肃穆的氛围,王府官邸则多为红、青、蓝三色相间,华丽而不失贵气,飞檐翘角下的朱阁绮户既让围墙外的人望而生畏,又充满无限遐想。

  与富丽堂皇的皇家贵族建筑相对,一般民众的房舍只能使用单调的黑、灰、白等色,虽然没有了靓色的点缀,但伴随着炊烟袅袅与云起霞落的生活印记越来越深,看似乏味的色彩因为人情味的点缀仿佛也变得优美起来,如同一幅幅素雅的水墨画与宫墙内的斑斓工笔相映成趣。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宋代:我就喜欢小清新

  宋代建筑与唐代建筑一脉相承,继续大量使用油漆上色,仍以朱红色最为突出,屋顶上或全部覆盖琉璃瓦,或用青瓦的淡雅与琉璃瓦的瑰丽相配合,形成独特剪边式屋顶。

  宋代建筑构件开始趋向标准化,甚至出现了总结性的建筑专著,如《木经》《营造法式》等等,彩绘与装饰的比例、构图和色彩的设计都在艺术效果上给人以柔和而灿烂的印象。

  总体上来说,由于受到儒家理性主义和禅宗哲理思想的熏染,宋人清新雅致的审美偏好也融入了建筑设计中,呈现出稳而单纯、清淡高雅的主流色调,尽管建筑规格一般比唐朝小,但比唐朝更为秀丽灵动,富有诗意美。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元代:做一个阳光明媚的房子

  与唐宋时期的浪漫多情相比,元代建筑的色彩与纹饰普遍走向平实风格,但细节上更加精致,又由于一度受到外来工匠的影响,尤其是北方工匠在设计上更加大胆,精细与粗犷之美并存,艺术风格狂放不羁。

  大一统多民族国家的背景下,频繁的民族往来也让不同的宗教和文化在交流中不断碰撞出新的火花,给传统建筑的艺术增加了若干新因素。喇嘛教寺院与寺塔、伊斯兰教礼拜寺等等都与中原建筑的装饰、色彩融合起来,形成独立的审美与风格。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明代:不知浓妆艳抹 还会嘘寒问暖

  无论是明初的南京城还是永乐后的北京城,宫苑建设都主要依赖江南工匠,因此建筑上表现出严谨、工丽、清秀、典雅的江南艺术风范,只是经过皇家贵胄的渲染后,体量日益宏巨,色彩愈发浓重,江南淡雅之味渐渐被湮没。

  此时的官式建筑已经高度标准化和定型化,色彩设计上还特别考虑了光线的变化,经常可以得到日照的部分如墙体、门窗、屋顶等一般采用暖色调,且一如既往地偏爱朱红色,背光阴影的部分则用绿蓝相配的冷色调,阳光的温暖与阴影的阴凉被进一步强调出来,形成鲜明而悦目的对比。

  此时不仅琉璃瓦的数量和质量超越了过去的任何一个朝代,砖的生产量也大幅增加,民用住宅多采用青灰色的砖墙瓦顶,梁枋门窗则通常保持木料的本色,在色彩日益浓艳的宫殿豪宅对比下,颇有几分返璞归真的雅韵。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清代:满城尽盖黄绿瓦

  清代建筑在颜色上的使用更加复杂,装饰需求比之前代有过之而无不及,最突出的就是“油漆彩画”的盛行,原本就十分浓艳的色彩显得更加繁杂。

  自宫殿、坛庙、陵墓、庙宇至民居,色彩的强烈程度的依次递减更加明显,甚至在等级制度的影响下走向两极分化。

  清代后期紫禁城的建筑主体依旧是红色,但城内建筑屋顶以象征皇家特权的黄色为主,城外相联的一些重要建筑则多为绿色屋顶,大片的民宅小院便如同灰色的海洋环绕在这些华彩靓色的周围。

从素颜到浓妆 历代建筑如何玩转“彩妆”

  明清建筑装饰是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最后一个高峰,许多规模宏大的宫苑、陵寝都在这一时期出现,它们在色彩上都表现出了沉雄深远又瑰丽明艳的风格,映透了明清全盛时期皇权的威严。

  但到清代中叶以后又开始由盛而衰,过分追求细腻导致了琐碎而缺乏生气的局面出现,唐宋时期遗留下来的灵动风采踪影全无,终究未能逃过“物极必反”的定律。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建筑 / 色彩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