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国学私塾」宁折不弯 倔强女子胆色俱佳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8-05-11 16:49:16

嫡庶之分是封建社会的最基本理论构成,血统与阶级的双重差异会折射到她们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影响性格形成和婚嫁配偶,甚至直接决定一个女人的幸福。

在贾府,探春的父亲流淌着高贵的血液,母亲却是卑微下作的代名词。所以她一出生,就被打上了庶出的烙印。

凤姐为她遗憾:好个三姑娘,我说她不错。只可惜她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

这是生而注定的无奈与委屈,二小姐迎春选择逆来顺受,三小姐探春却不甘沉沦。

「国学私塾」

在贾府,几乎人人都把她那又蠢又恶的生母赵姨娘当个笑话看。探春无奈,只得撂出一句扎心的狠话: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

母女俩生了嫌隙,彼此都有些情绪堵在心里,上不上下不下地憋屈着。终于有一天,她们撕破脸大吵起来。

起因是赵姨娘的兄弟去世,得了20两银子当安葬费,倒比准姨娘袭人母亲的丧葬抚恤少了20两。

赵姨娘一看,嗬,这不是欺负人吗老娘熬油似的熬到这么大年纪,竟然还比不上那个未正式收房的袭人

「国学私塾」

再一想,近来凤姐身子不适,探春正协助着料理家务呢。这死丫头,人人踹我也就罢了,她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竟然也不替我出头越想越来气,便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女儿面前去兴师问罪。

探春好声好气地解释,赵国基是贾府的家生奴才,和袭人的母亲不同。祖宗规矩,内外有别,所以才给了袭人家40两。

可赵姨娘不依不饶地嚷嚷开,拿舅舅的名头来压她,又说出些没脸没皮的话,没有长翎毛儿就忘了根本,只顾拣高枝儿飞去了

探春气得脸白气噎,呜呜咽咽地哭起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定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怕人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

「国学私塾」

出身是探春的软肋,说不得碰不得,就像横亘在人生里的一道隐秘伤口,一提起来就揪心地疼。

脸面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其实最需要自己来成全。出身不高,但始终能有一条路通往高贵。所以探春工诗书、起诗社,女红针线样样拿得出手,自己就把自己培养成了大家闺秀。

但她的志趣却不仅仅在于闺阁的闲情逸致:我但凡是男儿身,早就出去做一番事业了。

「国学私塾」

大老爷贾赦看上了贾母身边的鸳鸯,派了邢夫人来说和,想尽一切办法逼鸳鸯就范。贾母得知后,盛怒之下,竟把毫不相干的王夫人也一起骂了。

众人都知王夫人委屈,却不敢出言相劝,唯独探春赔笑说:这事与太太有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如何知道

一句话瞬间解救了王夫人,也给了无理取闹的贾母一个台阶下。场面迅速由冷向热切换,王夫人心里也有一团暖意升起来,也猛然看到了这位庶女的胆识与气魄。

所以凤姐抱病时,王夫人把料理家务的担子交给了探春。果然,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探春。

她大刀阔斧地来了一番改革,砍掉了不必要的支出,又按着承包责任制的方法来分明责权,调动下人们的积极性。兴利除宿弊,以求扭转自家的衰败之势。

「国学私塾」

抄检大观园那一回,那不识趣的老婆子作势要掀探春的衣裳,等待她的却是三小姐的大耳刮子。只听探春怒喝: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

那一刻的她是威严庄重的主子小姐,就连王熙凤都不自主地敬畏三分。这威严的来处,正是自内而外的个性、能耐与才智。

那天,探春说出了整部书中最经典的一段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她的成长也清晰可见:从央求着宝玉买些精巧奇巧玩意儿的小女孩,到吟诗作赋的文艺青年,再到掌管家务的世家小姐,最后是弹压刁奴的主子身段。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探春 / 庶女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