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正文
全民阅读·相遇|无法遇见是命 与你相遇是幸
原创  佚名  发布时间:2018-09-27 10:51:42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全民阅读·相遇

《向左走,向右走》

人生总有许多巧合,两条平行线也可能会有交汇的一天。

人生总有许多意外,握在手里面的风筝也会突然断了线。

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

无助地寻找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几米

他和她住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幢公寓楼里。每次出门,习惯的她向左走,他向右走。永不碰头。

他们走过同一条街道,喂过同一只流浪猫,抱过同一个孩子,在同一场大雨奔回家,听同样的广播,同样的寂寞。

他始终向左走,她始终向右走。他们始终也没有相逢,就像这城市里的很多人一样。但是有一天他们竟然相遇了,在公园的喷水池前,有如多年失散的恋人。

一片灰色的冬天变得像春天的油菜花一样灿烂。

全民阅读·相遇

《北鸢》

文笙也坐下来,说,放风筝,其实就是顺势而为,总不能拧着它的性子。

雅各笑一笑说,可你到底还是用条线牵住了它。说顺着它,却又跑不得。

文笙被他说得一愣,轻声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线就是风筝的规矩。

——葛亮

小说开端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以主人公卢文笙的成长起笔,襄城商贾世家卢氏与没落的士绅家族冯家的联姻为主线,书写中国最为丰盛起伏的断代。

若说今生一次偶遇是源于前世五百次擦肩而过,那二人因风筝相识、多次碰面、教习风筝,是小说意料内的爱情桥段,却未落入俗套。

缘分最神奇之处,无非是再相遇,欣喜道出的那句“我认得你”——既认得风筝的故事,也惦念着放风筝的人,既独自在家族兴衰间成长,又追寻解放回归到同一的道路。

从年少到终成眷属,卢文笙和冯仁桢的情感始于风筝,却不终于家族风雨。

全民阅读·相遇

《无出路咖啡馆》

我发现一个人在放弃给别人留好印象的负担之后,原来心里会如此踏实。

一个人不必再讨人欢喜,就可以像我此刻这样,停止受累。

如果到了一个遥远陌生的国度,还不去改变或者推翻自己的曾经,

那这远走高飞还有什么飞头?

——严歌苓

严歌苓的《无出路咖啡馆》,这首荡气回肠的故事,是以一穷二白的女留学生,中产阶级外交官,不羁的艺术瘪三,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为主线。时空交错的两代,却在某个瞬间不可思议地重叠,唯一的交点刘先生因为命名性失忆加联想阻碍症穿梭于两个世界中,荒诞的话语中闪现无命名世界的简单纯真。

在某个瞬间,她愿意留在乌烟瘴气鱼龙混杂的无出路咖啡馆,那是他的世界,她的甘愿。然而这失去形状与名字的感觉让她恐慌焦躁,没有明天,没有出路,于是缠绵不再是缠绵而是没有尽头。

宽阔厚实的肩膀与美满未来,在她是不可承受之责任与牺牲,瘦削背影与冰冷拥抱,在她是不可久留之混沌与感性。似是而非却又炽热燃烧的爱,是她的无出路咖啡馆,以爱之名,画地为牢。

在这个拥挤的城市中,有多少或许会相爱的人正擦肩而过,在两条线刹那间交汇后匆忙奔向各自的方向,连一声招呼都没能有。在热闹的街头在喧嚣的此时在清冷的彼方,或许有那么一个人,其实就是你在找的人,但是一切却又是如此的不确定。

无法立刻相遇不免有些遗憾,但同时又充满期待。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全民阅读 / 相遇

0 条评论